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十五章:朱葛孔明(求推荐票)
    月色渐浓,虫儿已歇。

    休息区经过撸知深和林聪两人的一番龙虎斗,早已狼藉一片。

    此刻人心惶惶,所有人提着心脏等待着抢修部队的到来。

    当然,亲眼目睹了两名能力者的对战,同样让他们意犹未尽,人们交头接耳,低声讨论,目光都聚集在了一处餐吧内。

    在那里,三道人影正六目相对。

    一张桌子上,杀气腾腾。

    幸亏这段时间秦腾跟着撸知深历经了不少磨难,要不然距离这么近,早被这股杀气给吓得屁滚尿流了。

    看着桌子还冒着热气的粿条汤,秦腾叽里咕噜的肚子早就饥渴难耐,只是作为晚辈不好意思先下手。

    “你先吃吧。”撸知深看懂了秦腾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秦腾自然不会拒绝,抄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

    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撸知深微笑着看向正在耍帅抽烟的林聪说道:“聪儿,你们梁山现在不得了,听说像你这么吊的,还有107个?”

    “哼,大都滥竽充数,不值一提。”林聪说道,随后深吸一口烟,从嘴里吐出一团烟雾,烟雾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圆圈。

    撸知深道:“听说无用被封了个智多星的绰号,坐了第三把交椅,成了你们的军师?”

    “呵呵,浪得虚名,就一狗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所擅长的,不过就是下个蒙汗药,搞个离间计,绝人后路,伪造信函,偷东西,骗家属,打个埋伏,派个卧底,如此而已。”林聪完全不屑一顾。

    撸知深对无用此人也算是知根知底,眉头一锁道:“确实,他的大多数勾当,都是损人利己甚至损人不利己,只是底线比较低罢了。许多人想不到他这种计策,因为没有他这般阴损,对了,我们的挚友朱葛孔明现在可好?”

    “他是身在梁山心在草庐,你知道朱葛亮的脾气,自从上了梁山,他是一字不发,一计不献,就连我都不见。”林聪叹了口气。

    撸知深无奈地摇了摇头,想起了一段记忆犹新的往事。

    却说那日晌午,宋僵伙同无用,李亏三人趾高气扬来到“草庐”别墅,重击门铃,保姆闻声开门,问道来者何人,宋僵见开门者竟是一个保姆,心中便有怒火,奈何自己有求于人,便压制火气道:“我是及时雨宋僵,义孝黑三郎是也,这两位是我哥们,赶紧去给你家老板通报一声。”

    保姆见来者不善,不过自己有朱葛孔明这位老板的庇护,直言道:“我记不得这么多名字,你们......”

    话音未落,只见一斧影一闪而过,咔嚓一声,保姆人头落地。

    黑旋风李亏收回战斧,直骂娘道:“我大哥这般有礼有节,你竟不知好歹,看我取了那朱葛亮的狗头来装酒。”

    说罢便踹开铁门,直冲而入。

    宋僵伸手准备阻拦,却被一旁的无用制止,两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无用点了点头,宋僵心领神会,两人缓步走入草庐。

    朱葛孔明从睡床上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带着朦胧的睡意道:“大梦谁先觉......”

    话未说完,直接被李亏托将而下,一顿暴打,抄起战斧便是准备砍杀朱葛。

    宋僵连忙制止:“铁牛不可害了先生。”

    鼻青脸肿的朱葛躺在沙发上上气不接下气,眼前这黑厮不按套路出牌。

    宋僵道:“这次前来,是请先生出山,共谋大事。”

    朱葛孔明正欲推辞,却听见别墅附近有人高喊:“朱葛孔明杀人了,杀了上百人啊,他的邻居都被他尽数屠戮,还恬不知耻的在现场留下了杀人者朱葛孔明。”

    闻言,朱葛孔明差点气绝身亡,自己这二十六年来,机关算尽,无一失败,今日不曾想却被一流氓算计,误了卿卿性命。

    起初,他本以为来人会是仁义兼备的刘皇叔三人,怎奈竟出了如此严重的偏差。

    看着眼前三人,朱葛孔明知道大势已去,只能隐忍而为,寻找机会,便同意前往梁山。

    途中,宋僵命人敲锣打鼓,百步放一炮,还暗中让很多记者跟踪报道,并威逼利诱他们颠倒是非,说是朱葛孔明自己主动投诚。

    后来在梁山,朱葛孔明想方设法将自己的事情通过某人传递给了撸知深,让他有机会定要解救他。

    撸知深单枪匹马根本无从下手,整天心烦意燥,无心参佛。

    寺庙智真方丈看出端倪,给了撸知深几个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并忍痛割爱将自己的心爱之物禅声仗送给了他,还告诉他,需要找到“佛之能力”才能发挥禅声仗的威力。

    从此撸知深开始了漫长的寻卡之路。

    “深哥,佛之能力你已经找到了,接下来怎么办?如今梁山可是盯上了你们。”林聪突然十分严肃地问道。

    “梁山怎么知道这小子有佛之能力卡?”撸知深指着正在享受着粿条汤的秦腾道。

    “西门轻告的密!”

    “这厮真是阴魂不散,这样吧,你先回梁山,待我找到武颂,到时我们来个里应外合,救出朱葛孔明,杀了西门轻,然后陪你去找高球。”

    “好,我这就回去!”林聪说罢,打了一个响指,突然全身化成烟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撸知深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暗自想道:“聪儿的烟之能力越发炉火纯青了,看来应该解锁了。”

    想到此处,撸知深满意一笑,转头看着还在狼吞虎咽的秦腾,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小子一个半月以来的变化实在太大,从一个懵懂的小屁孩转眼间变得如此泰然自若,此等心境,何等难得。

    更何况这小子踩的狗屎运让撸知深也很是羡慕,毕竟秦腾获得的能力那可是......

    “哥,你不吃吗?你不吃我可吃了。”已经将林聪的那一份吃进肚子的秦腾依旧不满足,将主意打到了撸知深的身上。

    “吃吧,我多叫一份。”撸知深按了下服务铃。

    “不,再帮我叫两份,我饿!”

    ......

    而此时,离他们只有三张桌子的嫪毐两人通过女子的顺风耳能力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哈哈,本来还投靠无门,现在可好,赶紧吃,吃完好上路,我们要连夜赶赴梁山集团。”嫪毐眼神闪过一丝阴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