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十七章:石保、佟桂那拉?翠莲(求推荐票)
    “三川”大厦十八楼,空旷的走廊尽头,有一扇金丝兰木所制作而成的大门。

    大门正上方挂着一块大理石,上面雕刻着“保安团一室”几个正楷。

    大门内,是一间装修得古风古色,以古朴的木素结合典雅的山水风的房间,几个棕色博古架将房间划分得有棱有角。

    博古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陶瓷,看样子,至少几百年的年份。

    一个供圆型推拉门后,一条独特的通道上光洁的木板让人忍不住想赤脚行走。

    镂空木板隔断通道,木板后面摆放着一张办公桌,桌上摆放的一个熏炉冒着淡淡烟幕,一股沉香气息扑鼻而至。

    桌子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张水彩画,画的是一个手拿帽子,身穿军服的男子。

    水彩画下,是一张小叶紫檀做成的椅子,上面坐着一名戴着墨镜,身穿白色衬衫,系着蓝色领结,手戴一颗目测得有十几克拉的钻戒,留着一头白头发的斯文男子。

    男子放下电话,脸色掀起一丝波浪,嘴角微微向上扬,似笑非笑。

    只见他周围漂浮着许多五颜六色的泡沫气球,气球所接触的东西,都如瘫痪一般变得软绵绵。

    他叫石保,年三十,海岸镇保安团第一室的室长。

    他有一个弟弟,名石投,本是方腊集团之人,经过方腊通过某种特殊关系跟另一个人一起成功潜伏进清溪镇的保安团做了正式员工。

    后由于生活作风有问题,被通报批评并降职为临时工,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下在一次喝醉酒后跟另一名保安团的临时工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那临时工连夜将此事跟上级领导禀告后亲自带队缉拿石投,由于告密有功,保安团破例将他提升为正式员工并担任要职。

    方腊集团为了另一个人能继续像尖刀一般插在保安团的心脏处,选择丢车保帅,命人暗中将石投灭口并对外声称是武颂谋财害命所为。

    石保作为石投的亲哥哥,有着血缘之情,又有父母日夜叨唠为弟报仇,这些年来,对武颂一直穷追不舍却始终徒劳无功。

    后来经过不懈的努力,他来到了二龙山集团明尧市海岸镇分部当了保安团一室的室长。

    他曾发誓,不杀武颂誓不结婚。

    可随着年龄慢慢增长,怕错过生孩最佳年龄段,开始变得狠毒起来,对武颂的亲朋好友下手,想借此取得武颂的行程路线。

    “爽。”

    石保突然全身剧烈抖动了一下,随即从椅子上站起,整了整自己的裤子。

    这时,从办公桌底下,爬出一名女子,该女子衣冠不整,嘴角边残留着一坨白色液体,站起身后用舌头舔了舔道:“今天的味道不太好,是不是吃了蒜头?”

    石保似乎没听清楚,打开抽屉,取出一个文件夹丢给女子道:“这是第三张。”

    取出文件夹内的一张相片看了一眼,女子点了点头,随后手心陡然之间燃起一团火焰,将照片烧成灰烬。

    女子整了整衣装,从一个包内取出口红和其他一些化妆品打扮起来。

    “武颂的朋友来了。”石保来到落地窗边,双手背负道。

    女子眉头一锁,从喉咙处发出爹声爹气的声音道:“你都抓了那么多武颂的朋友了,也没什么进展,就怕这样下去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哼,妇人之见。”石保道。

    “记住,我是你的上司。”女子两眼一瞪,没好气地说道。

    “出了这个房间是,房间内是我玩物。”

    “讨厌!”

    女子名为佟桂那拉?翠莲,虽然在石保面前显得一副唯命是从的模样,但她可是名副其实的保安团三团长。

    若不是石保手中握有足以置她于死地的把柄,她怎可能如此忍气吞声。

    一年前一个风黑月高的晚上,她的好朋友秦汇带她认识了石保,那夜,她在醉酒的情况下葬送了自己保持十八年的贞操,还因此坠入了他的魔爪之中。

    在石保的调教下从一个初出江湖的懵懂小女孩渐渐变成了石保的“前列腺专属品”。

    尽管如此,但她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和远大的理想,并为之奋斗着。

    “你先走吧,我去会会他们。”石保一脸雨后春风的表情说道。

    “恩!”翠莲点了点头,给了石保一个热情的吻之后转身离开。

    对于石保这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行为,她早已经习以为常,论能力她并不在他之下,要不是因为石保手中的证据,以她的自尊心,早将他烧个精光。

    三川大厦一楼,秦腾和撸知深正坐在一处奶茶店喝着奶茶。

    撸知深不知给武颂打了多少电话,得到的却总是对方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大老板就是大老板,一个电话打了二十多分钟都不嫌耳朵烫。”撸知深将一块炸鸡肉嚼进嘴里后对秦腾说道。

    “大哥别着急,吃完再说。”

    自从有了能力,秦腾每天都处于饥饿状态,一刻不吃东西便觉得全身无力,四肢瘫痪。

    撸知深说这个很正常,属于术后后遗症,过段时间就会好。

    当看到秦腾如此暴饮暴食时,撸知深着实被吓了一跳,自己也算是个吃货,可跟秦腾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正当两人正在喝着奶茶吃着鸡块时,一位身穿紧身超短裙,戴着一副红色边框的墨镜,身挎一红色名牌包,戴着口罩,走路婀娜多姿的女子从他们身边经过。

    女子身上的味道散开,带着的高雅气质扑鼻而来。

    “啊秋!”有着轻微鼻炎的秦腾忍不住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这香水味怎么有一股大海的味道。”撸知深同样有些按捺不住,捂着鼻子说道。

    女子似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转头朝着他们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她崩溃了。

    眼前那捂着鼻子的光头是她日思夜想,朝思暮想;是她可以为他心甘情愿上刀山,下火海,可以为他牺牲自己的男人。

    他就是她的信念!

    撸知深!

    佟桂那拉?翠莲疯了!

    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在这里见到这个男人。

    “恩?”撸知深跟翠莲双眼对视的那一刹那,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熟悉。

    这个女人,他一定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