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十八章:波亚城堡(求推荐票)
    这是一栋建立在海上的椭圆形建筑,是省级部门“六层监狱所”分布在明尧市的下属机构。

    它被“六层监狱所”命名为“波亚城堡”,是用麒尘铁建筑而成,可以支撑一千多人同时作战,可以关押将近800名穷凶极恶之徒。

    波亚城堡高30米,宽100米左右,形状像极了一个标准的立体长形跑道,拥有如同四合院的天井,好似在大海上漂泊的浴缸,坐落在明尧市临海城市海星镇的海上。

    波亚城堡建成初期,一直都是被当做抵御外敌入侵的堡垒使用。

    后来进入太平盛世时期,这座在明尧市“举市闻名”的抗敌建筑被新的统治部门下令改造成如今臭名远扬的军事监狱,用来关押穷凶极恶的罪犯。

    像这样的监狱,六层监狱所都会在各个城市派驻。

    波亚城堡一间非常潮湿的房间内,老鼠、蟑螂、病菌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活动体是这里的常客。

    一处房间的铁门上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6号,房内摆放着一张床,一个洗脸盆和一个蹲便器。

    床上躺着两个被手铐反锁着的男人!

    这不是普通的手铐,而是用麒尘铁所打造而成的,带上它,不管你拥有什么样的能力,都无法挣脱,除非使用蛮力。

    两人被关进这房间已经两天两夜,同时也睡了两天两夜,可一直没有准备醒来的征兆。

    他们是撸知深和秦腾。

    房间外是一条管理通道,通道每隔三米分别站着一个人,他们身穿统一正装,胸口贴着一个胸牌,上面是他们的工作编号。

    “6号这两人是来享福的?”编号为101号的一名工作人员往铁门内望了一眼,随后对着一旁正无精打采的一名编号为102号的工作人员说道。

    102号同样往铁门内瞅了一眼,摇了摇头,从口袋中取出一块巧克力丢进嘴里,然后带着司空见惯的表情说道:“呵呵,中了石室长的泡沫,恐怕没这么容易醒。”

    “这两人是石室长的仇敌?”101号似乎对秦腾两人特别感兴趣。

    “你是新来的不知道,从去年开始,6号房间关押的人哪一个不是石室长的仇敌。”

    “石室长有很多仇敌?”

    “那倒不是,听说他们都是二龙山集团武颂的亲朋好友。”102号倒是不厌其烦的回答道。

    “就是那个绰号行者的武颂?”

    “就是他。”

    听到102号的话,101号脸上出现了微乎其微的变化,那是一种崇拜。

    101号工作人员名张青,一家人都是种菜的,算是世袭制。

    张青自小就有天赋,他种的菜非常鲜美好吃,所以乡里乡亲的都喜欢叫他“菜园子”。

    今年28岁,海星镇人,名副其实的妻管严。打小父母给他定了个娃娃亲,前两年刚结婚,却没想妻子竟是一母夜叉。

    妻子名叫孙二娘,脾气暴躁,爱慕虚荣,认为种菜没有出路,死活让张青另谋生路。

    两三个月前,波亚监狱经历了一场天灾,损失惨重,便对外招人。

    被老婆逼得无可奈何的张青参加了选拔,却没想到在通过比试,面试,体检等等项目后,竟以优异的成绩脱颖而出,成为了波亚监狱的正式员工。

    “武颂跟石室长有什么深仇大恨吗?”张青问道。

    “听说武颂杀了石室长的亲弟弟。”102号道。

    “这么严重?”

    “那当然,石室长为了报仇,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腾儿,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晕倒的吗?”房间内,撸知深靠着墙壁,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不解的问道。

    “知道。”秦腾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道。

    几个小时前,秦腾率先苏醒,他通过七星灯了解到了事情得来龙去脉。

    三天前,他和撸知深正在悠闲地喝奶茶吃鸡块,中途有个穿着性感的女人从他们面前经过。

    女人带着面罩,却也遮不住她那迷人的气质,撸知深说他肯定认识这个女人。

    当他想上前询问时,他们的桌子被几个彪悍的男子给包围了起来。

    一个一头白头发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秦腾两人说道:“你们是武颂的朋友?”

    秦腾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警惕,以为是二龙山集团的人来接他们便点头承认。

    “呵呵,那跟我走一趟吧。”石保呵呵一笑。

    “你们是什么人?”撸知深听到对方口气不太友好,提高了警惕。

    “到了地方你自然知道。”

    撸知深摇摇头道:“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

    翠莲在不远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石保所说的那两人竟然是撸知深。

    她知道,一旦撸知深两人被石保抓到波亚监狱,难免会受皮肉之苦。

    眼前的是她的光头不仅仅是她的救命恩人,还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她已经顾不上其他,连忙大喊道:“快跑,他是保安团一室的室长。”

    听到保安团,撸知深顿时醒悟,可为时已晚。

    在秦腾两人周围,不知不觉漂浮着无数颗细小的五颜六色的泡沫球,每一颗半径不到一厘米。

    如果眼力足够好,会发现泡沫球所接触到的活体,如蚊子,苍蝇等都会瞬间失去知觉,直接掉落在地。

    “别碰!!!”撸知深朝着秦腾一声吼,可已经为时已晚。

    这五颜六色的泡沫球很是精美,秦腾一个初出江湖的小屁孩根本没什么戒备之心,便举起手指戳破了其中几颗漂浮在他面前的泡沫球。

    刹间,秦腾便感觉自己全身酸痛,紧接着全身无力,直接瘫坐在地面上。

    嘭!嘭!嘭......

    无数声气球爆炸的声音响起,漂浮在秦腾两人周围的泡沫球接二连三的爆裂,泡沫球残留的液体低落在两人的身上。

    没有任何华丽的特效,秦腾和撸知深只感觉一顿头晕目眩,天昏地暗,倒地不起。

    再次醒来时,他们发现被关在了一间环境卫生,各个方面都差到极点的房间内。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讲完,秦腾吞了吞口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翠莲,那个叫我们快跑的女人一定是翠莲。”听完秦腾的话,撸知深大叫一声。

    我去!感情讲了这么多,自己这位和尚大哥关心的竟然是那个女人?

    不是说和尚都是看破红尘,六根清净吗?

    翠莲?秦腾感觉这名字格外的熟悉,好像前不久在哪里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