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十九章:张道缘的裁剪能力(求推荐票)
    佛家至高无上的佛祖认为出家人必须六根清净,看破红尘;不可心存杂念,必须以慈悲为怀。</p>

    何为慈悲?</p>

    慈,是爱!是大爱。悲,是伤!是大伤。</p>

    这里的爱是博爱,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爱。</p>

    可撸知深却不懂,他认为慈悲是快乐着你的快乐,伤心着你的伤心。</p>

    爱是世俗的爱,是男欢女爱,是爱得你死我活,是为爱殉情,为爱而伤。</p>

    尽管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讲解分析,但他还是一直认为芸芸众生皆凡胎,出家、参佛,只是对伟大生命的一种追求和信仰。</p>

    佛的精神为拯救苍生,造福后世。</p>

    如果没有世俗的爱情所产生的结晶,何来后世?</p>

    维持人类可持续发展,便需要用爱来繁衍,这才是慈悲!</p>

    所以,他爱翠莲!</p>

    但他并不知道翠莲同样也爱着他。</p>

    “大哥,这手铐打不开啊。”秦腾折腾了好一会拷在手上的手铐,无奈地说道。</p>

    “这是麒尘铁,只要你拥有了天赐神卡的能力,它便是你的克星。”</p>

    “那该怎么办?我们就这样一直待在这里?”秦腾来来回回走动着,着急地问道。</p>

    撸知深眉头一挑:“有人来了。”</p>

    哒哒哒~</p>

    门外,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近,只听得外面传来一声整整齐齐的声音:“石室长好。”</p>

    “打开6号门。”</p>

    石保咸淡无味的声音传开,让新来的张青为之一颤,他从石保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气息,一种让他为之胆怯的气息。连忙取出钥匙,打开房门。</p>

    “呵呵,两位别来无恙,过得不错吧?”房间内的味道实在太过刺鼻,石保捂着鼻子道。</p>

    见到眼前之人,秦腾本想开口臭骂一顿,这厮好生不识趣,无缘无故将他们关押起来,现在居然还恬不廉耻的跑来羞辱他们。</p>

    还没开口,却被撸知深制止。</p>

    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p>

    “两位可有什么要交代的?”见两人没有说话,石保继续问道。</p>

    撸知深瞥了一眼石保,将双手抬高后摇了摇手中的手铐道:“交代什么?”</p>

    “武颂在何处?”石保开门见山,压根没有理会撸知深手上的手铐。</p>

    撸知深知此人来者不善,并没有开口,站起身走到蹲便器旁,脱下裤子开始方便起来。</p>

    “大胆!”见撸知深这般行为,石保身旁一名穿着白色衬衫,黑色七分裤,头戴一顶鸭嘴帽,腰间别着一把剪刀,留着八字胡须的中年男人怒吼一声。</p>

    “张队长别吓坏了客人。”石保似笑非笑地说道。</p>

    “石室长,别跟他们废话了,直接上大刑,不信他们还敢这么嚣张。”石保身旁另一名身高目测1.6米,穿着连体长裤,留着一头秀丽长发,红光满面,鼻子下方留着一小缕胡须的青年带着娘娘腔的口气说道。</p>

    一听这话,秦腾一个白眼拋过去,你丫长得这么娘里娘气的,没想心肠竟如此歹毒,心中还不停诅咒对方祖宗十八大全是娘娘腔。</p>

    “包队长说得对,就该给他们下点猛药。”那张队长点了点头,表现示非常赞同青年的说法。</p>

    两人一唱一和并没有让撸知深有所表示,他抖了抖身子,穿好裤子回到木板床上盘膝而坐,看着石保问道:“你为何找武颂?”</p>

    “杀他。”石保简单明了两个字脱口而出,原本平淡的脸色开始变得狰狞。</p>

    说话间,整个房间又在不知不觉中漂浮着无数的泡沫球,有两颗直径起码10厘米的泡沫球停到秦腾和撸知深的上空一动不动。</p>

    撸知深将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有何深仇大恨需要杀一个人来解脱?”</p>

    “他杀了我弟弟。”石保双手紧握,目光如猛狼一般看着秦腾两人。</p>

    “罪过罪过,得饶人处且饶人!”</p>

    “你他妈的啰哩啰嗦,烦不烦,不吃点苦头看来是行了。”张队长已经按压不住心中的怒气,再次怒吼道。</p>

    话音落下,只见他取下腰间剪刀剪下自己一根头发,随后对着头发稀里哗啦念了一顿咒语后来到秦腾面前,将其放在了秦腾头上。</p>

    一秒过后,秦腾明显感觉那根头发钻进毛细血管,成为了他无数头发中的一根。</p>

    “啊!”</p>

    在秦腾不明所以时,全身一顿剧烈的瘙痒席卷而来,他很明显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似乎正在自我拆解。</p>

    渐而原本干瘪的肚子竟在不断鼓起,手脚则是不断缩小。</p>

    十几秒过去,秦腾原本令人羡慕的身材居然变成了一个球形体。</p>

    “裁剪能力,张道缘?”见到秦腾体型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撸知深摸了摸光头,沉吟道。</p>

    “和尚见识还挺广。”张道缘收回剪刀,一脸得瑟的模样。</p>

    “大哥,大哥!!!!”虽说没有感到身体有什么异样的不舒服,但眼瞅着自己迷人的身材被整成一个巨大的篮球,秦腾欲哭无泪。</p>

    那张队长也是奇了怪,本来说好是要让撸知深吃点苦头,怎么自己成了惩罚的对象,秦腾哭丧着脸迷茫地看着撸知深。</p>

    “哈,哈哈,放心吧,这个能力它伤不了人,只是暂时改变了物体的形状而已,只要拔掉那张头发就可以了。”撸知深拍了拍秦腾的脑袋,看着他的体型,忍不住放声大笑。</p>

    见到撸知深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秦腾更是忍无可忍,你说的倒是轻松,妈的,要从老子这顶乌黑亮发中找到别人的头发,那是大海捞针。</p>

    他内心发誓,有一天一定要撸知深也尝一尝这种滋味。</p>

    “和尚知道的倒是不少,我劝你还是赶紧回答石室长的话,要不然接下来被裁剪的对象可就是你了。”张队长面露意思诧异,带着威胁的口吻说道。</p>

    “哈哈,你这对我没什么用!”撸知深亮出自己那光溜得可以滑冰的秃顶,自豪不已。</p>

    秦腾瞬间傻眼,原来光头也有好处,那张队长如果真要裁剪撸知深,那他的那根头发也太容易找了,整个头顶就一根头发。</p>

    换句话说,撸知深这是完全免疫了张队长的能力。</p>

    看着撸知深那亮堂堂的头顶,张道缘哑口无言。</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