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二十章:七星灯要被回收了(求推荐票,求收藏。)
    石保并非穷凶极恶之人,在他心里也有属于自己的正义,他从不滥杀无辜。

    正义,从来都分为两种,一种是正能量、正道的正义,一种是江湖义气的正义,石保便属于第二者。

    他只不过是想为弟报仇而已!

    在他看来,武颂的亲朋好友也是无辜者,抓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能从他们口中套出武颂的下落,虽说手段有些极端,但没必要赶尽杀绝。

    以往被抓之人见到张道缘的能力,皆是屁滚尿流,痛哭流涕,今天这两人淡定得有些过分,特别是那光头,更是淡定得让人发麻。

    石保相信这两人绝非等闲之辈,也肯定跟武颂有着不一般的交情。

    但想要一招拿下,让他们供出武颂的下落不太可能,只能是步步为营。

    原本包队长准备出手教育一顿不知天高地厚的撸知深,不过被石保劝退了。

    他让张道缘将秦腾恢复人形后吩咐张青两人要好酒好肉将两人伺候好,等待他的下一次问话。

    “室长,那两人看来不是无名小卒,特别是那光头,居然随身携带手机。”管理通道上,包队长说道。

    “恩,有点来路。”石保点了点头。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来?”包队长问道。

    石保摇了摇头,摸了摸下巴后说道:“别着急,你的能力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使用。”

    “那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过得太逍遥。”一旁的张道缘是个直性子,插嘴问道。

    “过两天再来吧,到时如果还这般,就让包队长出手。”

    由于三人走的慢,他们之间的谈话被不远处的张青隐约听到,他曾经听过包队长的能力,只要他出手,没人扛得住。

    铁门里的两人是武颂的亲朋好友,武颂又是自己的偶像,张青想救他们。

    可要是这样子,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定然不复存在,该怎么面对家中的母夜叉?

    这是一道高分选择题,张青左右拿不定主意。

    “大哥,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想再被裁剪成别的形状了。”房间内,秦腾看着撸知深问道,显然对张道缘的能力心有余悸。

    “容我好好考虑一下。”

    ......

    夜色已至,牢房内的老鼠,蟑螂等小型动物开始出来觅食。

    房外,张青经过一整天的深思熟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性选择。

    他要营救秦腾两人。

    可自己毕竟势单力薄,想从这守卫深严的地方将两人救出,并要保证三人同时安然无恙,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一整夜,张青都在绞尽脑汁中度过。

    中途,他趁着送餐空隙,告诉了秦腾两人随时做好准备,一旦时机成熟,他会救他们出去。

    秦腾两人自然不可能相信,俗话说,江湖险恶,人心隔肚皮,他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是石保的计谋。

    “呼噜!呼噜!”

    房内,撸知深打着响亮的鼾声,睡得跟头死猪差不多,秦腾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便把玩起七星灯。

    “嘶!”

    七星灯感受到手掌的温度后燃起了一团小小的火焰,没有温度,也不亮。

    烟雾飘荡在房内,汇聚成了一个烟幕,烟幕内隐约出现一个模糊的画面。

    秦腾赶紧爬起身,擦了擦眼睛,盯着画面看了起来。

    画面内是一个身高1.6米左右的男子和一个断了一条手臂的高大威猛的男人正在对峙着。

    秦腾一眼便认得出那1.6米的男子便是先前跟在石保身旁的包队长。

    那高大男人的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条血淋淋的手臂正看着包队长,表情虽然极为痛苦,但眼神却非常凌厉,似要将包队长大卸八块。

    当秦腾准备继续观看时,一阵微风拂过,将整个烟幕吹得一干二净。

    “这是什么情况?”满心疑虑的秦腾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嘶!嘶!

    一不小心,七星灯的火焰突然烧到了秦腾的手上。

    让秦腾意想不到的是,火焰烧在手上竟没有一丝一毫的灼热感,似乎这火焰根本就没有温度,又或者说这温度跟自己的体温所差无几。

    十几秒过后,火焰渐渐消失,七星灯又一次“灯枯油尽。”

    “卧槽,手铐不见了?”当秦腾将七星灯放进口袋,眼睛瞟到自己手腕时,大惊失色,竟爆出了一句标准的粗话。

    这是什么情况?这七星灯究竟是何方神圣?秦腾既兴奋又满是疑惑。

    连撸知深都奈何不了的麒尘铁竟然被七星灯没有温度的火焰在十几秒内烧得无影无踪,这他妈说出去谁信?

    “原来在你小子身上。”

    就在秦腾匪夷所思时,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在他的耳边突然传开。

    只见一身影竟穿门而入,他一袭白袍,身姿缥缈,墨发三千,流泻于肩头。

    他踱步而来,自带细微光芒,借着那光泽,秦腾清晰看到他的容貌。

    他的容貌如白驹过隙一般,如冠玉,却透着琉璃,一股清冷卓然让人望而生却,黑眸深邃如一潭古泉。

    飘飘飘乎如遗世独立。

    “小子,可让我好找。”男子微微一笑。

    秦腾早以凌乱,这天底下还特么有这种连自己看了都差点爱上他的男子?

    不行!秦腾连忙告诫自己,他是男的。

    “你......你......你想干什么?”秦腾看了看撸知深,本以为他肯定会有所察觉而醒过来,却没想到这光头睡得天昏地暗,只能鼓足勇气看着男子问道。

    “别怕,我不会伤你,七星灯是在你这里吧?”

    “啊?七星灯,你......”

    “它是我一件玩具的配件,被我搞丢了,没想到在你这里。”

    切!你以为你说了我就信了?开玩笑吧,七星灯这么好的东西谁不想要?

    秦腾鼓足勇气,目不斜视的看着男子道:“你不要脸,七星灯是我的东西,怎么说成是你的。”

    “秦腾,地球人,恩......张青青......”男子微微一笑,说出了一句让秦腾诧异不已的话。

    “你......”

    “那天我把你送到这里来时,不小心七星灯掉了,现在要物归原主了,小子,惹火了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哦。”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秦腾知道人家那是想要告诉他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不过秦腾也是一肚子火,眼前这人当时不分青红皂白将自己送到这里来时也不打声招呼,征求征求意见就自作主张。

    可秦腾不敢说也不敢问,他知道在绝对强大的事物面前,所有的挣扎和反抗都会让事情更加恶化,七星灯迟早得被他收回去。

    但也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脑筋一转道:“还给你可以,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说说看。”

    “把我和我大哥带出去。”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