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五十一章 《洗龙》【超大章求票】
    奇怪,怎么突然有这么多强横的仙识在这附近来回搜查?

    东海之滨,南赡部洲东部,那连绵的海岸线上,一处临海山岗。

    几十座简单石头屋凑出的渔村中,李长寿化作的冷面老道正端着几位老妪捧来的热水,一边喝着,一边眺望海面。

    他刚在村子中赠送出去了一些符箓,此时得到了村民们热情感激,也借此作掩藏,让他在东海边的行动变得合理些。

    ——有许多行方的人族散修,会用这种办法为自己赚点气运和功德。

    但有个道理,李长寿却是很早之前就明白的。

    助善得善果,助恶得恶果;

    他无法确定自己散发出的符箓帮的是好人还是恶人,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免费散出一些故意画错没什么效果的‘枕边助眠符’,并不会沾因果。

    远处海面上,一条苍龙的身影悄然而过,很快隐入了云中。

    ‘果然是龙族,他们似乎是在找什么。’

    自己此时不宜出海,免得与这些龙族撞上。

    于是,李长寿风餐露宿,在海边走走停停,从北向南行走,看一看尘世生活,从中也能得少许感悟。

    半个月后,李长寿也朝着南边走了千多里,总算确定,那些龙族高手已经离开了这片被他们反复探查过的海域。

    稍作思量后,李长寿还是决定不变更自己之前的计划,在这片海域渡劫。

    又等了两个月,总算确定这方圆数百里彻底安宁了下来;

    他选了一个夜晚,悄悄施展幻形术,化作一条不大不小的游鱼,钻入有些温暖的海水中。

    施水遁,朝自己此前在渔民海图上所见到过的几只小岛摸去。

    渡劫之地,不能离着俗世太远;

    人族俗世就是他的紧急避难所,如果渡劫前后遭到偷袭,可直接躲入茫茫人海。

    渡劫之地,也不能离俗世太近;

    俗世浊气混杂,容易污了炼气士道躯元魂,若自己能顺利渡劫,飞升化作仙人时会自行吸纳天地间的灵气;

    吸来尘世浊气虽无伤大雅,但总归有些不美。

    ——自家师父的渡劫并不完整,所以吸纳灵气这个环节很短暂。

    两个月前,龙族到底是在找什么?

    李长寿此时也有些好奇。

    什么人或者什么宝物,能引发对方如此兴师动众,在东海边缘来回搜索?

    当时虽然见不到那些龙族高手的身形,但他们的气息根本不加掩藏,隔着几百上千里都能感受到……

    罢了,与自己无关就是了。

    偷偷摸摸把天劫度了,然后找个地方修行两三年,稳固道行、掩藏气息、改良龟息诀,再回返山门之中,继续过自己度仙门年轻一代弟子的安稳生活。

    自己现在已经快压制不住境界,随时有可能迈入归道九。

    在海水中小心行进,李长寿慢慢摸到了那几座面积数百亩的小岛附近,一处处仔细观摩,却没找到让自己满意之地。

    倒不是这些小岛不够他藏身,而是它们的构造有些复杂,藏身之地反而太多了些,很容易让人深入探查。

    并非上好的闭关渡劫地。

    李长寿想了想,继续向南寻找,因为两三个月前那些龙族高手是从南往北移动……

    快些游,慢些找,他放平心态,找寻着自己的有缘之地。

    后半夜时,李长寿突然眼前一亮,灵识发现了一处还不错的小岛;

    那小岛总体是个圆环状,其实就是几座小山探出了海面;灵识扫过,此地构造一目了然,不会引来旁人细细查看。

    化作的游鱼靠近这小岛,李长寿心底越发满意,施展水遁之法,远远地先围绕这小岛盘旋了十多周,而后才决定靠近查探。

    离着尚有十多里……

    诶?海流似乎有些不对劲。

    李长寿看到了海水之中一处小小旋涡,用灵识一寸寸排查,很快就发现,此地水下竟有一处十分隐蔽的岩洞;

    岩洞十分狭窄,整体是斜向上的构造,连接着岛中某处小水潭……

    ‘不错,好地方,还有天然的逃生路径!’

    李长寿越看越是满意。

    决定了,就是此地!

    ……

    ‘想抓本太子回去?做梦!’

    敖乙化作人形,身形贴在冰冷坚硬的岩壁上,小心翼翼探查小岛附近三里的情形,暗中运转龙族秘法《潜龙诀》。

    他知道,自己不能将灵识探查出太远,不然也极为容易暴露……

    但也因此,他无法断定,自己的族人们是否还在此地停留。

    无妨,他有的是耐心,哪怕在此地已经藏身三个月,他也能继续等下去。

    为了龙生的追求;

    为了体内流淌的血脉;

    为了自己身为龙族太子的责任!

    只要他上了岸,离开了龙宫的势力范围,形势就会对自己有利很多。

    敖乙也有些无奈,他也没想到,搜查自己的并非岛上的那些仙人;

    那个乌云大仙竟然直接通知了龙宫,龙宫派出大批高手从北向南堵截!

    当日,若非敖乙反应及时,且一直在水中悄悄摸摸地前进,几乎正面就跟这些同族撞上了!

    也算他运道不错,在海底潜藏时,顺着海底地势,迅速找到了这处环状的小岛,发现了这个隐蔽的岩缝……

    没想到,还真就躲过了同族高手们的搜查。

    ‘哼,这般绝佳的藏身之地,也就本太子能寻到!’

    敖乙想到此处,心底就是一阵自得。

    突然间,敖乙感觉到了一股危险在逼近;

    这并非是他探查到了什么,而是血脉自带的能力,能够预感危机。

    要被找到了?

    敖乙心底顿时一急,贴近岩壁更不敢乱动,潜龙诀疯狂运转。

    此刻,他只恨龙族先辈们太过自傲,没有钻研高明的变身潜藏之法!

    突然间,一名人族老道就在岩洞之外现身,钻入了岩缝,朝着自己所在之地逼近。

    敖乙顿时松了口气,眉头一皱、目光一凝,这位龙二太子心底已有了决断,悄悄准备着自己的最强一击。

    埋伏他一手,这老道气息不强,也并没有发现施展了潜龙诀的自己,再向前就死定了!

    仙善被仙欺,龙善被仙骑!

    这是蛋教时一位老师教自己的道理!

    那老道迅速游近……

    十丈……

    八丈……

    五丈……

    来了!

    敖乙双眼一眯,待那老道距离自己还剩不过三丈,贴在岩壁上的他猛然发难,身形暴起一道青光!

    幽冷的海水、狭窄的岩缝,突然冲出一颗青龙龙首,不由分说张开那长鳄大嘴,作势要将这冷面老道李长寿一口吞下!

    天生神通:吞天食地!

    李长寿明显怔了下!

    但他的反应也是无比迅速,几乎是下意识地朝着侧旁闪躲,左手迅速倒扣住两只瓷瓶。

    电光火石间,龙首在海水中闪烁着耀目青光,龙嘴直接将李长寿的左臂咬断,一口吞入!

    李长寿闷哼一声,急急后退,右手迅速掐印法诀!

    敖乙发动猛袭却被躲了过去,心底也是有些惊讶;

    他立刻向下追赶,却不料对方已经施展出了水遁之法,身形嗖的窜出了海中岩洞!

    不能让他逃了!

    敖乙心底大急,龙尾一摆立刻向前追赶,但他突然感觉眼前一晕……

    自己,刚才吞入腹中的是什么?

    前冲中连忙内视,却见自己肚中多了一截小小的‘白纸’手臂,两只已经快被神通融掉的瓷瓶,以及两团已悄然化开的药力……

    霎时间,头重尾轻,昏沉欲眠!

    迷药!?

    好厉害的迷药!

    敖乙明白自己这是着了算计,龙躯内血脉之力爆发,额头青光闪烁。

    这般险境,自己要是昏迷过去必死无疑,只有趁着这两股药力还未完全发作,杀了那断臂的老道!

    冲!

    哗——

    前方的海水豁然开朗,青龙已冲出岩缝;

    为了对抗药力扩散,敖乙瞬间将自己的身躯鼓胀,但也在这一瞬,他看到了前方黑暗的海水中,那静静站立的冷面老道……

    龙嘴张开就向前猛扑!

    周遭海水之中出现了一只只棱形玄冰,冰内有火焰燃烧,对着老道同时激射!

    手臂好了?

    不对,不是同一人!

    敖乙那越发巨大的龙首一沉,眩晕感更为浓烈,思维变得十分迟缓,这让他心底一阵焦急。

    而敖乙同时也感受到,更多相似的药力从四面八方的海水中汇聚而来,钻入自己浑身各处,直接侵蚀自己的龙魂!

    与此同时,那老道身后突然转出数道一模一样的身影,各自手中都拿着一只打开的瓷瓶!

    他们同时施展水遁,六道身形在海水中飞速散开,将敖乙那凭惯性冲来的龙躯轻松闪躲。

    前后六瓶软仙散,一瓶超品软仙散……

    这敖乙犹自在海水中稳住了身形,龙眼神光混浊,数十丈长的龙身摇摇晃晃,但立刻要冲向海面……

    像是能读懂敖乙的想法,那六道身形,已再次在上方重聚;

    这些纸人分身的十二只袖袍在海水中鼓荡,其内携着的宝囊打开,迅速飞出一张张符箓,在海水中交织成了一张大网!

    一百零八道符箓宛若一百零八只小型阵基,其上法力流动,海水中的水属性灵气被飞速引动。

    符阵·水元惊天印!

    眨眼间,一口百丈直径的四方大印凝成,对着下方冲来的青龙当头砸落!

    大印周遭光芒闪涌,夹带山崩之势,因本就是灵气凝成、直接无视海水之阻力;

    下方青龙昂首怒吼,苍鬃炸开,龙爪挺直,带着一往无前之势,直直冲向大印!

    此时,敖乙已是没了多余的心神去思考,强烈的晕眩感让他根本无法再继续判断,心底只有强烈的战意,还有那颗不肯屈服之龙心!

    我敖乙,东海龙宫二太子!

    “昂——”

    青龙吼,大印落!

    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海中爆涌!

    十里海面掀起滔天巨浪,侧旁的岛屿在不断震颤!

    再看!

    大印砰然炸碎,那青龙竟是外额无伤!

    但龙首修长的大眼缓缓闭上,庞大的身躯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朝着百丈深的海底落去……

    ‘尚未成仙的龙族都这么能抗?’

    三百丈外的海底岩缝中,李长寿一阵皱眉,灵识监察周遭三十里之地。

    水中的战斗方式,跟陆地上自然有所不同,也逼着他用了一些消耗法力的‘套路’。

    是时候,验证下三昧真炎的效果了;

    刚才的符阵,也就徒有声势。

    李长寿双眼一眯,随手在袖子中摸出了六把小巧的银色飞剑,对着纸人分身扔了出去。

    这六把飞剑带出一缕缕白光,转眼化作了三尺长的宝剑,被六只纸人分身稳稳接住。

    李长寿左手五指张开,六纸人分身持剑而舞,身形交错间已布下六芒剑阵。

    左手下按,六纸人头下脚上,运转剑阵朝着下方青龙绞杀而去,六把仙剑之上,同时燃起了一股股三昧真炎!

    周遭海水宛若无物,三昧真炎的威力丝毫不被影响!

    突然间……

    李长寿一阵无奈,已经快要刺破青龙龙皮的六把真炎仙剑,堪堪停住。

    无他,这并非是李长寿动了什么仁慈之心;

    这小龙刚才出手狠绝,直接要杀他性命,自己反击杀了他合情合理。

    就地了结因果,而后从容遁去,改去南海边缘渡劫,功成返山……这是李长寿在被小龙偷袭的一瞬就制定好的计划。

    但,青龙背后出现了一只闪烁的紫色三角鳞片,其上刻画着的符纹秘法,李长寿在古籍上见过。

    杀了此龙,自己元神将立刻被龙族秘法锁定,将会遭龙族永无止境追杀。

    按龙族规矩,见到这种紫色鳞片闪光而收手,出手之人非但不会被追杀,还可得龙宫谢礼……

    那古籍记载的消息,就是龙宫自己放出来的,这相当于给自家重要幼龙多一条活路,上古至今几次被验证并非虚假。

    这小龙是谁?必然身份尊贵。

    八成,就是那些龙族高手在搜查的人了。

    李长寿摇摇头,那六道纸人分身迅速回返,开始搜寻各处自己可能留下的痕迹;

    但正当李长寿收拾好战场要走的时候,又看了眼下方已经不知何时化作人形,正呼呼大睡的东海龙宫二太子。

    竟然是他?

    怎么在此地?

    那些龙族高手从南到北在搜寻……

    再联想到上次这小龙故意输给自己……

    莫非自己当日的推断没错,这个小二太子荡妖大会时确实是想反向羞辱龙族,结果却‘赢’了自己,败了算计?

    之后……难不成,又借口去拜圣人门庭,继续刺激龙族神经?

    最后这家伙被送去了截教之地拜师……又逃到了此地?

    这还真可能是一部连续剧!

    如果敖乙是从南边逃过来的,出现在了此地,看这家伙的行动路线,明显是想去中神州或者东胜神州,甚至有可能目标就是逃去度仙门……

    李长寿双眼一眯;

    如果真被这个小东西摸到度仙门,度仙门最有可能做出的反应,是先稳住这个龙子,然后找龙宫问询此事,最后说不定会闹的事情颇大。

    罢了,度仙门毕竟是自己的师门,这小龙又有龙族秘法护持无法直接杀掉……

    当真是个麻烦。

    这次亏大了,这么多迷药都用出去了,连龙血都收集不到。

    李长寿又放出了几只纸人,拿出了提前给小师叔炼制的佳人媚原液。

    片刻后,一只竹筏在海面上轻轻飘着;

    满身酒气的敖乙躺在竹筏上,身上闪烁着微弱的紫光。

    敖乙嘴角露出安详的微笑,手中握着贝壳做就的‘酒壶’,乘着海流飘向了北方深海。

    被灌了二十多瓶佳人媚原液的他,预计能睡个几十日。

    而敖乙浑身上下,已经被彻彻底底洗了数十遍,再没有半点自身之外的气息残留……

    甚至那一点点被敖乙吞进去、无法被龙胃消化的纸片,也被李长寿用纸人给搞了出来。

    而龙宫的谢礼,李长寿可没半点兴趣,早已朝着南方遁去。